锤子

祝你天时、地利、人和。

《Aces》

·轮回 第九赛季末期

·粮食 私设多 OOC

·抓娃娃打底裤梗来自微博

·车梗来自于 @567鹤 

·米娜桑圣诞快乐

 

1.

轮回的选手大都富有个性,其中吕泊远就是个不太听话的人。所以就算江波涛三令五申所有选手八点开始训练,吕泊远也一定会在八点零三分的时候准时走进训练室的大门。

“你就不能早走三分钟吗?”江波涛问。

“三分钟能做什么?”吕泊远感叹,“三分钟,只能喝三分之一杯咖啡;三分钟,只能吃二分之一个苹果;三分钟,打个盹都不够啊……”

江波涛只能用审视奇葩的眼光看了看吕泊远。

被各色广告毒害了童年的人不少,吕泊远绝对是其中相当会活学活用的一个。

“差不多就行了啊,吕总,”已经自发完成一轮微操训练的吴启从屏幕后探出了脑袋,“你是要做无痛的,还是要做保宫的,还是要做伤害最小的啊?”

“我要做微创的,我要去华都医院。”吕泊远拉开自己的椅子,兴致勃勃地给在自己肚子上做了个开刀的手势。

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即将走入婚姻坟墓的方明华挺身而出,一把将吕泊远按到了座位上,彻底把即将来临的自由表演掐死在萌芽状态。

 

2.

方明华第四赛季出道,是黄金一代,也是轮回战队的元老。

更是职业选手里少有的叛徒。

方嫂是轮回战队财务部的会计,在第五赛季发工资条的时候与方明华一见钟情。偷偷摸摸地谈了三年多恋爱,终于在第九赛期开始之前去民政局领了鲜艳的小红本。

从此在所有填表的时刻,方明华都会得意洋洋。

所以说职业选手只有两到三个字写得好,这是非常不客观的。

至少对方明华而言,他能拿出手的字,除了‘方’、‘明’、‘华’之外,还有两个相当常用的字。

就是‘已’和‘婚’。

那叫一个龙飞凤舞。

 

3.

职业选手普遍是没女朋友的宅男,没女朋友的宅男普遍设想过婚后的生活。

“以后攒钱买个房子,到时候把工资卡给老婆一交,每个月从老婆那里领500块零花钱,挺好的。”杜明说。

“这么乖?”吴启笑。

 “因为我喜欢有个性,能让我感到挑战快感的女孩子,所以我希望她能够有相当的自制力,同时管理好家里的账目。而且我不抽烟、不喝酒,一月500绝对够花。”杜明认真地解释道。

“啧啧,真是能给自己找罪受,”吕泊远咂舌,“你看看人家方哥媳妇,根本就不收方哥的工资卡,随便花。”

“你是不是忘了方哥媳妇是谁了?”吴启问。

“没有啊。”吕泊远答。

“每次发工资,方嫂直接就把钱转走了,都不需要中转措施,”江波涛说,“方哥的卡里只有方嫂给的零花钱,所以找同公司的财务做老婆蛮头痛的。”

“钱和卡就相当于妞和套,”吴启实力解释道,“有妞没套固然可惜,有套没妞……”

周泽楷平时训练就坐在吴启身边。

但他此时淡定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4.

周泽楷,第五赛季出道,战术风格华丽实用,现任轮回队长。

因为长相俊朗很少说话,同时缺少面部表情的变化,经常会被误认为是个不太好相处的天才。但和他熟的人都知道,周泽楷充其量不过是个长得特别帅又特别羞涩的普通男青年而已。

周泽楷知道自己不善言辞,也很想做出改变。

他非常羡慕能和许久不见的佟林谈笑风生,与自家经理讨价还价毫无惧色的前辈叶修,也很喜欢叶修在访谈中那种带有力度的幽默风格。所以他尝试着在正常的人际交往中改变自己,尝试着让对方在与自己的交谈中感到轻松。

“队长,你在地图的左下角是怎么处理的?”杜明问。

周泽楷慢慢地给杜明说了自己的处理方法,杜明不是很理解他的思维方式,所以掰开揉碎地说了大概两遍。

“谢谢队长。”杜明擦了擦额头的汗。在天才身边并不是件轻松的事,也多亏了周泽楷本身的低调和平常心,否则他们几个队友估计都要联名血书要求战队雇佣一位心理医生来疏导心理。

周泽楷倾国倾城地笑了笑,随后冷不丁蹦出一句。

“笨笨的。”

“啊?”

“笨笨的。”

说完,周泽楷拍了拍杜明的肩,留下后者凌乱在空调吹出的冷风中。

 

5.

周泽楷的普通话有麻薯的黏腻感,散发着甜味又不粘牙。

除了训斥专用金句‘笨笨的’以外,还有谦虚专用金句‘完蛋了’。

‘完蛋了’说得很轻,说得很淡。

出现失误的时候,周泽楷会说‘完蛋了’。

但失误并不等同于输掉,周泽楷又是相当有韧性的一个人。这就造成了周泽楷说‘完蛋了’这三个字之后,通常都是以翻盘收尾的局面。

轮回全队深陷想要吐槽的境地,又发现无槽可吐。在又一次被轻描淡写的‘完蛋了’骑脸之后,杜明终于忍无可忍。

“完蛋了。”杜明死死盯着周泽楷的眼睛,像是要扒开他的肺子看到他的心。

周泽楷无辜地眨了眨眼道:“确实是差点就要输了啊……”

杜明继续与周泽楷对视,三十秒后缴械投降。

并不是意志不够坚强,只是周泽楷的表情过于纯良。

 

6.

季后赛首轮的比赛安排已经放出,轮回即将迎战虚空,可全战队上下除了实验室正紧锣密鼓地针对虚空特点做出属性调整外,其他部门的表现都和往日没什么两样。

这并不是因为轻敌,只是轮回一向的平常心。

江波涛清点着一摞签名照、签名海报和几件队服,这些东西都是要通过轮回官博抽奖来发给粉丝的福利。轮回官博相当亲民,江波涛也乐得偶尔借官博的手和粉丝进行互动。

“毕竟队长看起来有点高冷,所以和粉丝保持亲密关系很重要。”江波涛如是说道。

最受欢迎的礼品是周泽楷的各式签名生活照,被镜头深爱着的男人无比上相,很难拍出难看的照片。

次受欢迎的礼品是格式好看的玩偶娃娃,粉丝们纷纷称赞官博君准备礼物用心,娃娃都是不一样的类型。

粉丝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手上的娃娃并不是官博采购,而是吴启茶余饭后的战利品。

在成为职业选手之前,吴启就是S市抓娃娃机届的传奇。

 

7.

论抓娃娃,只有吴启不愿意抓的,没有吴启抓不上来的。

吴启抓过丑哭的馒头人、眼睛不对称的大白、海绵宝宝的背带裤。好在轮回官博自带高大上BUFF,和周泽楷合个影,在一片周粉的花痴声中都被顺利地送了出去。

直到有天吴启抓娃娃归来,从塑料兜里拿出五个娃娃后,又掏出了三包烟。

一包中华,两包玉溪。

霎时间训练室沉默了。

“吴总,你这是从哪儿弄的?”吕泊远抓了包烟打量道。

“抓的啊,”吴启说,“现在的老板们都太会做生意了。”

“我们不能ROLL烟吧?”杜明问。

“不能,粉丝里有很多未成年人,把烟做奖品会被联盟找茬罚款。”方明华答。

“等会儿让人送到实验室去吧。”江波涛说,“技术部有几个烟枪,来者不拒。”

眼看问题解决,吴启神秘兮兮地把袋子里最底下的东西掏了出来。江波涛接过来后定睛一看。

好嘛,两条打底裤。

还是酒红色XL码的。

 

8.

江波涛和吴启大眼瞪小眼,沉默了足足一分钟。

“这个也是抓的?”江波涛最终认命似的叹了口气。

吴启点头。

“那这个要怎么送?”江波涛问。

“就靠你的聪明才智了,大佬。”吴启答。

“方哥,你媳妇要吗?”

“我拿着吴启不要的打底裤送我媳妇,合适吗?”

江波涛想了两秒,觉得确实很不合适。“你自己穿吧。”他对吴启说。

吴启立马就抬起了腿把脚踝搭到江波涛的桌子上,比划了下自己粗壮的小腿道:“我穿不上。”

这是实话。

“杜明,你要吗?”

“我不穿红色的秋裤,副队。”

江波涛纠结的时候,救场小王子吴启一拍脑袋。

“副队你就说是队长买给他小老婆的,肯定海了人要了!”

周泽楷的绿豆汤刚喝到一半。

他呛了一口,决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喝汤。

 

9.

临近季后赛开赛,媒体的采访多了起来。

江波涛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周泽楷的反而没多少安排。

毕竟一个思考两分钟回答十个字的职业选手并不是个好采访的对象。

考虑到江波涛的时间有限,转而选择采访方明华的记者也有很多。毕竟是举荐了周泽楷和江波涛的男人,方明华一向被轮回的粉丝誉为垂帘听政的方太后,在轮回铁粉中更是具有相当广泛的人气。

看着江波涛忙着赶场,方明华被扣在QQ采访群里死活出不来,周泽楷感觉非常良好。

别人很忙自己偷闲,自古以来就是相当爽快的感觉。

好不容易被电竞之家的记者放了回来,江波涛倚在周泽楷的椅子边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还好吗?”周泽楷递给江波涛一块巧克力。

“撑得住。”江波涛没有接。

众所周知,周泽楷爱好带苦味的零食,自称吃苦的东西可以让他保持冷静,不容易做出错误的操作。

而以周泽楷的成绩来看,也不能说这完全没有道理。

 

10.

“这个不苦。”周泽楷信誓旦旦地说。

江波涛眉毛抖了三抖,一脸不信的表情。

“你的生巧克力都是我买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真的。”

周泽楷随即开启大招,名为‘轮回第一颜的真挚眼神’。

可惜江波涛似乎颇有柳下惠之风,从来都是坐怀不乱。

僵持了十秒,周泽楷最终把巧克力塞进了自己嘴里,举手投降。

“有甜的东西吗?”

“威化。”

“行。”

周泽楷还没从小冰箱里翻出东西来,江波涛就临时接到了个采访通知。

“哪个?”低头找东西的人突然问道。

“电竞世界。”抬着头看手机的人回答。

周泽楷说话有点词不达意,但这对江波涛来说向来没什么关系。

他知道周泽楷问的不是要什么威化,还要不要巧克力,而是来采访的究竟是哪家。

轮回里队员误会队长不是一次两次,但对江波涛来说,这种事情很少发生。

毕竟轮回的副队长根本就不是白混的。

 

11.

电竞世界素来热爱给轮回下套。

圈里人都知道,这家杂志是彻头彻尾的轮回黑。但毕竟是有年头的老杂志,采访的面子总是要给。

江波涛叹了口气,应付倒是能应付,就是不知道会死多少脑细胞。

周泽楷终于拿出了绿豆威化,被江波涛一把拿过。

“谁?”

江波涛说了个名字。

“上个月说你被高估的?”

“前年还评价我为轮回最无价值选手呢,现在能换成‘高估’已经算是肯定我的努力了嘛。”

“在哪里?”

江波涛愣了一下:“三楼小会议室,你也要去接受采访?”

“我一个,”周泽楷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子和衣角,“给你报仇。”

 

12.

作为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偶尔会主动接受采访。

除开和记者关系较熟的情形外,基本只有一个理由。

那就是给队友出气报仇。

自己的不善言辞能起到折腾记者和主持人的效果,这点周泽楷以前从未想到过,如今却作为杀手锏。

半个小时后,电竞世界的记者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轮回战队大楼。

得胜归来的周泽楷在训练室赢得了长久的赞叹声。

“去吃饭吧,”周泽楷提议,“看电影。”

一周一次的聚餐观影是轮回长久以来的传统。

训练室里并不只有一队的正选,还有很多暂时坐着板凳的年轻选手,人多嘴杂,所以在训练室里探讨某些问题并不是个睿智的选择。轮回通常的选择是找个味道好、环境佳的饭馆吃饭,边吃边聊。

当然,选择吃饭聊天而不是其他方式,也是因为某个不怎么说话的人本来话就不多,要是再一挨饿,就更加地不说话了。

 

13.

轮回的六个人一般是开两台车去饭店。

周泽楷每次提出坐地铁,都会被全队干脆利落地否决。

“队长,你好歹是本地人,就不学个车再买个车来造福我们吗?”吕泊远痛心道。

“不想啊。”周泽楷答。

“是不想学车、不想开车,还是不想买车啊?”吕泊远又问。

“都有啊。”周泽楷再答。

吕泊远听罢以手抚心,一副活不下去的模样。

“迎难而上也要看对象啊,吕总,”吴启便收拾着桌子边说,“队长的杀伤力,你还没个正确的认识嘛。”

“队长帅,所以都可以原谅。”杜明淡定道。

“长得帅怎么了?”吕泊远挣扎道,“长得帅就可以这样和那样了吗?虽然我承认队长很帅,但帅能当饭吃吗?”

方明华突然杀出,把手里的酒鬼花生往周泽楷的嘴里塞了一颗道:“能。”在一片惊了的目光中,又佯怒道:“你们几个快一点,我车钥匙都拿好了你们仨就不能利索些吗?!”

三人立马鸟兽云散,留下周泽楷在风中凌乱。

 

14.

这次聚餐的主题是火锅。

方明华用筷子戳着腐乳旁边的香菜道:“老板今天说他有花钱的冲动。”

吴启听闻眼睛一亮:“要发奖金了?!”

“奖你个头,”杜明给了吴启一筷子,“老板是要买人。”

“我靠买卖人口是犯法的啊!不行我得给老板打电话让他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吕泊远作势掏出了手机。

“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啊,”方明华严肃地敲了敲桌子,“老板明确表示他对方锐有兴趣。”

“方锐实力不错,可以考虑。”吕泊远喝了口冒着凉气的玉米汁。

“咱们应该不适合猥琐流的打法,而且老板这喜爱男人的口味实在是太奇……”被江波涛瞄了一眼,杜明立马就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我突然想问你们一个问题,”江波涛说,“如果不考虑可行性的话,你们最想让谁转会过来?”

“苏沐橙。”吕泊远说。

“苏沐橙,她性格好。”杜明说。

“苏沐橙,长得漂亮。”吴启说。

“苏沐橙,她是我老婆最喜欢的女选手。”方明华说。

江波涛把除方明华以外的三个人挨个瞅了瞅,满脸‘你们能不能靠点谱’的神情。

周泽楷倒是很认真地考虑了很久。

“孙翔。”他最后说道。

 

15.

“我靠,毒瘤翔,”吕泊远惊讶道,“队长你不是认真的吧?”

周泽楷对吕泊远笑了笑。

“队长你倒是说话啊你笑什么……”吴启扶额,“副队赶紧解释解释。”

江波涛瞪大了眼睛。

“小周,你是认真的?”

“嗯。”

“孙翔啊……”方明华陷入思考,“确实可以考虑。”

“他在嘉世的表现说不上多好,”杜明说,“原来在越云的时候也是刺头一个。”

“五个全明星,老板会不会当裤子发工资啊。”吕泊远吐槽。

“小心老板把你卖了换钱。”吴启吓唬吕泊远。

“嘉世挂盘出售,旗下选手的转会费不会太高,”方明华说,“孙翔的打法很有侵略性,能填补队伍现在的空白。”

“实验室好像没有能用的战法帐号,”吕泊远敲着自己的脑袋,“他在越云的时候是用什么来着……啊对,狂剑,实验室也没有能用的狂剑帐号。这要是真决定把人买过来,现在就必须让公会部开始准备材料啊。”

“剑客的技术倒是有储备,不然让他再转个职业?”

“你当人家是陀螺啊,说转就转。”

“要做一块发红的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从上锅到沸腾的这段时间,江波涛没有说话。直到第一盘羊肉下锅泛白,他才结束沉思的状态,下了结论。

“带着一叶之秋,一起买过来。”

 

16.

方明华把讨论结果发给了轮回老板,十分钟内都没有回答。

“老板被吓到了吧,”杜明挑起一筷子羊肉,“本来打算双十一买点便宜货,结果半年工资都要赔进去了。”

吴启表示不赞同道:“说不定是在和小姑娘啪啪啪,无暇分心。”

“明明,启启,”吕泊远发动肉麻攻势,“你们觉不觉得副队对队长特别好?”

“涛涛对楷楷确实特别好,”吴启素来不惧正副队长的威严,“要什么给什么,缺东西了?买!缺帐号了?买!缺人了?买买买!”

“队长,副队,不能忍,”杜明正色道,“赶紧把他俩卖了,以正队风。”

“哦?”江波涛笑,“卖到哪儿啊?”

“蓝雨,让他俩这辈子和女队友无缘。”方明华幽幽补刀。

 

17.

吃到第六盘肉的时候,轮回老板终于回了消息。大意为可以考虑,由他出面,先和陶轩沟通。

“今天夏天要大出血喽,”方明华放好手机,“四位全明星,算是联盟中从来没有过的银河战舰了吧。”

“看老板这架势,估计老婆本都拿出来了,”江波涛说,“为了缓解财政压力,看来今年必须拿个冠军。”

“都不好对付啊,呼啸劲头那么足,霸图凶得吓人,微草和蓝雨两个老牌强队一肚子花花肠子,不小心就得栽个跟头,”吕泊远扳着手指头,“虽然队长强到爆,但万一被压制住,全队的节奏一下子就会慢下来。”

“我们还是太依赖队长了,”杜明说,“队长的无解虽然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同时也是最大的劣势。”

“可以利用这点,以队长被压制的情况为前提来设计战术,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方明华道。

“我可以保证让对方的一个人远离战场。”吕泊远拍胸脯。

吴启想了想,决定还是谦虚一把,不吹嘘自己第二刺客的名号,“副队绝对算是联盟第一魔剑士了吧!”

“联盟里才有几个魔剑士啊。”江波涛笑道。

“那也是第一。”吕泊远点头道。

 

18.

接着轮回就陷入了例行的互相吹捧中。

毕竟有黄金一代、第一魔剑、第二刺客,还有联盟中绝对数得上的柔道与剑客,以互相吹捧来说,绝对有着相当丰富的资源。

周泽楷自己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如同一朵安静的美男子。他没什么想说的,也没有什么局促的感觉。他向来不怎么说话,队友也早对他的沉默习以为常。

不过他很喜欢听人交谈。

“队长,冠军,有信心吗?”吴启突然冷不丁地问了他一句。

因为这个问题足够简单,周泽楷便快速地“嗯”了一声。

“那是因为我靠谱所以有信心啊,还是因为杜明不靠谱但我靠谱所以有信心呢?”

周泽楷想了想。

“有你们啊。”他淡淡地回答道。

-FIN


评论(55)
热度(3179)

© 锤子 | Powered by LOFTER